一艘中国军舰的舰名曾经在日本引起很大反应日本人忌惮什么?

2017年9月17日,中国海军“戚继光舰”从大连出海执行远航实习任务,在执行任务期间,“戚继光舰”还将按计划访问葡萄牙、意大利、斯里兰卡、泰国和日本等国。

遗憾的是,日本方面却婉言拒绝“戚继光舰”到访日本,在向中方解释的时候,日本方面支支吾吾、遮遮掩掩,似有什么“难言之隐”。

按理说,中国军舰访问日本应该是中日双方事先商定好的事情,若非特殊原因,一般不会更改。

事实的确如此,日本人可以把新军舰命名为“出云号”,却不能接受中国海军的“戚继光舰”。

要知道,“出云号”曾经是侵华时期日本海军主力战舰的名字,日本将新战舰命名为“出云号”,其用心不言而喻。

对于中国人来说,“出云号”这三个字是刺耳的、令人憎恨的,它让人不得不联想起中国人民在85年前遭受的那场灾难。

有人可能要问了,日本人自己可以那么做,为什么就容不得中国的“戚继光舰”,日本人至于这么“小肚鸡肠”吗?

我在这里负责地说,从古到今,日本人的格局就是这么小,就是这样“小肚鸡肠”,而且从来没有改变过!

闲话少说,言归正传,下面就分析一下日本人在这件事情上的“小心思”,探究一下日本人忌惮“戚继光”这三个字的原因。

对入侵中国的日本人,中国人对他们有不少种称呼,比如“小日本”、“日本子”、“日本鬼子”、“东洋鬼子”等等。

“倭寇”二字最早出现在光绪皇帝的“上谕”中,其中,“倭”是中国古代对日本的称呼,“寇”指的是强盗或者外来侵略者,光绪皇帝用“倭寇”指称日军,并由此衍生出倭军、倭兵、倭炮、倭廷等词。

不过,民间当时使用最多的还是“倭寇”这两个字,老百姓以“倭寇”贬称日本海盗。

从13世纪到16世纪,“倭寇”频繁侵扰我国沿海地区,中国老百姓对这些日本人恨之入骨。

“倭寇”主要由日本九州沿海一带的无业游民和落魄武士拼凑而成,他们靠海吃海,干的是鸡鸣狗盗、杀人越货的海盗行径。

嘉靖时期,“倭寇”与海盗汪直、徐海臭味相投,他们在我国沿海地区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。

戚继光当时担任山东登州卫“指挥佥事”,“倭寇”的残暴、行径让戚继光无比愤怒,义愤填膺之时,戚继光曾经写下“封侯非我意,但愿海波平”的诗句,以此表达铲除“倭寇”的决心和抱负。

戚继光祖籍山东东平(另一说法是定远),他是明朝抗倭名将、民族英雄,也是一位杰出的军事家、书法家、诗人。

在内阁首辅张居正的支持下,戚继光统筹调度登州、文登、即墨三营25个卫所的军事力量,在打击“倭寇”的斗争中崭露锋芒,颇得官民拥戴和颂扬。

“戚继光”的名字太火爆,以至于直到现在,“戚继光”仍然是一些日本人的恶梦。

1555年,在抗倭斗争中屡获佳绩的戚继光被调至浙江,他的职务是“都司佥事”,主要负责防守宁波、绍兴、台州三大重镇。

在浙江任职期间,戚继光在义乌、金华有了一个重大发现,相较于其他地区,这一带素有尚武之风,民众普遍勇敢、顽强、不怕死。

于是,戚继光大量招募该地区的民众入伍,通过严格的训练,这些民众很快就成为“戚家军”的骨干,在后来的抗倭斗争中大显身手。

戚继光深谙“知己知彼、百战不殆”之道理,在与“倭寇”交战过程中,戚继光找到了“倭寇”的作战特点:

“倭寇”的“蝴蝶阵”尤其难以对付,在与对手交战时,他们通常“以挥扇为号,一人挥扇,众人皆舞刀而起,向空挥霍”。

当对手抬头仰望之时,“倭寇”则挥舞长刀从下向下猛劈下来,往往使对手猝不及防。

戚继光于是独创了“是非兵迭用” 的“鸳鸯阵”法,以集体的“齐勇”来对付单个“倭寇”。

为了对付“倭寇”的长刀,戚继光给将士们配备了一种能够抵消日本长刀优势的武器-“狼筅”。

“狼筅”最早由明朝矿工起义军发明,它的显著特点是:枪头尖锐,枪头旁有数层多刃形附枝,用以干扰和抵消对手的长矛。

戚继光的“狼筅”则别具一格,浙江竹子多,且“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”,戚继光独创的“狼筅”就用竹枝杈当枪头的“附枝”,照样可以抵抗“倭寇”的长刀。

就这样,“狼筅”加上“鸳鸯阵”战法,戚家军从此更加锐不可当,“倭寇”一时无计可施,死伤无数。

一次又一次的胜利,让戚继光的名字响遍东南沿海地区,戚继光从山东到浙江,浙江到江西,再从江西到福建,哪里有“倭寇”,哪里就有戚继光!

因为“戚继光”的名字太过火爆,以至于直到现在,“戚继光”这三个字仍然是一些日本人的恶梦。

在日本,知道戚继光名字的日本人不在少数,大家都知道,日本人自古就有尊崇强者的传统,那么,日本人是如何评价戚继光这个令“倭寇”闻风丧胆的军事将领的呢?

一些日本史学家夸赞戚继光是“十六世纪伟大的军事学者,擅长中国武术的军事家”。

他改造和发明了各种火攻武器,他监督建造的战船、战车在功能上明显优于敌人,他在长城上修建的空心碉楼进可攻退可守,日本人对此评价很高。

除了极善排兵布阵、训练军队、领兵打仗之外,戚继光还写了《纪效新书》、《练兵实纪》等军事学著作,被不少日本人奉为“军人必读之书”。

有意思的是,不知道什么缘故,戚继光当年杀了那么多“倭寇”,近代日本却很少有人说他的“坏话”。

唯一“有损戚继光形象”的事情只有一件,那就是,日本人曾经给戚继光起了一个外号-“恐妻家”。

日本人所说的“恐妻家”就是我们常说的“妻管严”,“妻管严”泛指怕老婆的男人。

戚继光的妻子王氏是将门虎女,据史料记载,王氏“威猛,晓畅军机,常分麾佐公成功。”

戚继光虽然英勇无双,但是,一回到家,在王氏面前,戚继光却是个不折不扣的“妻管严”。

相传,有一次,戚继光想在王氏面前威风一次,于是满身盔甲、威风凛凛地去见王氏。

没想到,王氏眼皮都没有抬一下,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:“如此打扮,所为何事?”

一看王氏的脸色,戚继光的“英雄气”顿时一泄而空,连忙对王氏躬身施礼道:“本将请夫人阅兵”。

知道了戚继光打“倭寇”这段历史,了解了戚继光在日本的影响,日本人不愿意“戚继光舰”到访日本这件事情也就可以理解了。

毕竟,提起“戚继光”,人们都会自然而然地想到“戚家军”、想到“倭寇”以及戚继光当年抗倭的故事。

他们或许担心,“戚继光舰”假若在日本出现,极有可能碰碎一部分日本人的“玻璃心”。

毕竟,与戚继光这三个字相对应的是“倭寇”、“抗倭”这样的字眼,而“倭寇”是日本人不愿提及、羞于示人的“隐痛”和“丑事”。

说到底,在“戚继光”这三个字面前,日本人有自卑感、也有羞耻感。因此,他们不愿意在日本看到“戚继光舰”也就“情有可原”了。

不过,不管是早先的“倭寇”还是后来的日寇,他们都给中国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,日本的历史“原罪”都是不可原谅的,生活在当今的中国人也切不可忘记!

话说中国军舰“戚继光舰”完成了对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友好访问,下一站,“戚继光即将访问新西兰。

这是“戚继光舰”首次搭载外籍军官随舰跟训,也是“戚继光舰”此次远航的任务内容之一。

写到这里,我突然“脑洞大开”,我想,当那两个日本军官登上“戚继光舰”的时候,不知道他们会有何感想?

我还在想,“戚继光舰”官兵会不会向那几个外国军官介绍“戚继光舰”舰名的由来?倘若听到“戚继光舰”官兵的解释,那两个日本军官会不会十分尴尬……

我这位朋友甚至说:“舰名不过是舰艇的另外一个标识,我们没必要赋予军舰太多的其他色彩。”

因为这句话,我的心情非常沉重,因为持有这种糊涂观点的人肯定不止他一个人。

我们知道,我国海军舰艇大都以地名、山名、河流和湖泊来命名,以人名命名的很少。

可是,“戚继光舰”能给人一种精神力量,它记载了历史,包涵了后人对英雄的敬仰之情,必将激励人们牢记历史、砥砺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