了解什么是戴维斯双杀!先看《戴维斯王朝

各位书友大家好,欢迎继续做客老齐的读书圈,投资中我们经常会用到一个词,戴维斯双击,说的就是估值提升,业绩提升会给股票带来价格上的巨大机会,而这个名词,就出自戴维斯家族,今天我们就找来一本书,好好介绍一下这个神奇的家族,他打破了富不过三代的魔咒,屹立华尔街50年不倒,这本书的名字就叫戴维斯王朝。作者是约翰罗斯柴尔德,翻译的人是杨天南老师,杨老师翻译了不少,很好的华尔街著作。比如之前我们给大家读过的巴菲特的第一桶金,也是杨老师翻译的。

戴维斯家族第一代是普通家庭出身,后来娶了个白富美,用女方5万美元嫁妆去投资,最后创造了9亿美元财富,47年来复利达到年化23%,第二代掌管基金,20年中有16年战胜标普500指数,累计收益37.9倍,年化复合回报近20%,第三代从1995年开始登上历史舞台,掌管的基金到2013年年化复合也到了12%,要知道这后面的7年,美国股市都是大牛市,所以假如以2020年去测算的话,第三代的收益也妥妥的会超过20%。

戴维斯家族对于市场的贡献就是,他把投资都聚焦在了一个公式上,这就是股价=每股盈利X市盈率,也就是说你只需要关注每股盈利和市盈率的变化就行,在每股盈利不断增长的时候,市盈率也逐渐提高,这就是著名的戴维斯双击的机会。也是赚大钱的机会。相反,如果你买在了最高点上,市盈率逐渐降低,每股盈利也降低,那就是戴维斯双杀。往往股价会跌的很厉害。戴维斯就用这个理论,横行了华尔街50年。跟巴菲特一样的是,他酷爱投资保险股,理由就是金钱永不过时,而跟巴菲特不同的是,戴维斯敢于加杠杆,他几乎一直保持着一倍财务杠杆,这也就让他面临着更大的波动。当然期间也遭遇过巨大的损失,比如70年代的大熊市,戴维斯就差点没挺过去。

这本书彼得林奇也给写了一段序言,说自己在富达基金还是个新人的时候,人家戴维斯二代谢尔比已经是一名基金经理了,所以对于林奇而言,戴维斯家族就是前辈和偶像,但他们最后在投资风格上却明显不同,林奇钟爱零售股,而谢尔比,则回避零售股,重仓保险,那是因为老戴维斯就是从保险行业出来的,所以戴维斯家族对于保险行业非常熟悉,也情有独钟,不过他们都躲过了漂亮50的陷阱,也都在储贷业危机中找到了机会。接下来我们就走进戴维斯家族的故事。

戴维斯1909年出生在一个小城,叫做皮奥利亚,他的叔祖父还挺牛的,担任过伊利诺伊州的州长,四届美国众议院议员,和六届参议院议员,他这个叔祖父当年还跟那些铁路巨头,做过抗争,虽然取得过一些成绩,但是也无力阻挡这个铁路的时代,铁路和金融的加持,成为了那个年代,最具美国特点的风景。后来老头82岁的时候,去世在了办公室里。那时候戴维斯才3岁。所以几乎没享受到叔祖父的荣耀。

戴维斯他老爸就普通多了,对政治没啥兴趣,对赚钱也没啥欲望,就靠着一个店铺收租金,过着稳定的日子,戴维斯小时候可以用无忧无虑形容,偶尔闲得无聊才去大街上卖卖报纸,完全没有展现出一丁点的经营天赋,至少跟同样处于幼年时代的巴菲特差距甚远。后来,他有机会来到普林斯顿大学学习,在学校里,他成为校刊的编辑,这个人比较各色,对于奢华的消费,从小就不感兴趣。

直到这个时候,戴维斯仍然对经济和金融完全无感,他学的专业是历史系,对于俄国革命到是研究颇深,而当时美国股市也在低点,其实是一次巨大的投资机会,但戴维斯完全视而不见,他现在正在忙着谈恋爱,一次去法国的路上,他在火车上结识了自己的妻子,凯瑟琳,两人发现很有缘,都是去日内瓦,参加洛克菲勒赞助的瑞士暑期学校,更巧合的是,两人都是在攻读俄国历史,也正是在这次活动中,两人相互有了好感。

凯瑟琳当时比戴维斯大两岁,而他是不折不扣的白富美,老爸那一辈三个兄弟,开了一家地毯工厂,后来又做起了艺术品生意,在纺织行业中很有声望,规模不小,而且还在1925年上市了。也就是说,凯瑟琳是一位上市公司CEO的闺女。那个年代,纺织业属于是当红产业,需求强劲,所以股票也是大放异彩。凯瑟琳家里比较逗,他那个亲妈有点意思,非常奢侈浪费,还经常参政,举行活动,反对的还是家里的生意。而他爹却完全相反,一辈子节俭,于是奇怪的一幕出现了,家里养着司机,女仆和厨师,而富豪老爹却挤公车带饭上下班。

1930年,戴维斯和凯瑟琳,从瑞士返回纽约,在哥伦比亚大学完成了他们的学业,当时美国股市已经崩溃,而戴维斯却并未开始投资,所以他们漠不关心,也丝毫没有什么影响。凯瑟琳他们家也影响不大,他那个老爸生来保守,把大部分金钱都放在了政府债券里。但他们身边的很多人,就没那么幸运了,这场大崩溃造成了三五百万的美国投资者,巨亏了300亿美元。

1931年经济更难了,富人变穷,穷人变得更穷,商店里的人也越来越少,恶性循环在加剧,一场大通缩正在上演。不过凯瑟琳他们家是幸运的,因为这时候美国出现了保护主义,使得竞争产品被加征了高额关税,所以他们家的地毯依旧不愁卖。他们这对年轻人,也依旧无忧无虑,32年他们结婚了,此时的道琼斯指数,距离最高点跌去了89%,只要跟股市沾边的投资者,没人可以幸免于难。当时只有黄金矿产公司的股票还能涨,人们都在用买入黄金的方式,来压抑自己的恐惧。

在大恐慌之中,连债券都开始出问题,原来安全的铁路债券,停止支付利息,铁路行业,陷入违约的境地,至于保险公司,更是萎靡不振,100美元一股的股票,跌到了2美元,当时39家人寿保险公司干脆破产,当时大家都很穷,所以保费根本收不上来。保险公司面临退保式的挤兑。

当时银行和保险,全都出现了风险,所有人都要提取现金,而金融机构最缺乏的就是现金,于是数以百计的银行开始倒闭,储户们一生的积蓄付之东流,而越是这种恐慌之下,大家就越是要尽快提现,所以形成了恶性循环。

在股市上,保险股被极度看空,后来有个保险专家,站出来说,保险股票的价格已经被压低太多了,实际上公司远没有那么糟糕。甚至他还算了一笔账,每1美元清算价值,大概就值50美分,但显然他还是太乐观了,保险股走出低迷,要足足等到15年之后。

而此时的戴维斯,根本没在意金融市场的动荡,他正带着新婚妻子去欧洲旅游,还在日内瓦攻读了博士学位,但是他也亲眼见证了,大量的工人失去工作,找工作成为一个巨大的难题。后来他在一个偶然的机会,遇到了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记者怀尔,对方希望戴维斯可以成为他的临时助手,这样戴维斯有幸接触到了广播节目,这在当时是一个堪比现在互联网直播的新媒体。

后来他就一边当记者,一遍去上学,此时他们两生活比较节俭,有一个细节,就是说他两只要出去旅游就会把租来的房子退掉,害怕在上面浪费太多的租金,当然这也给自己造成了不小的麻烦,这主要体现了戴维斯对于生活的态度,虽然家里有这个条件,但是他也不喜欢太奢侈的生活,有一次岳父大人,请他们去埃及,他甚至拒绝入住奢华的酒店。尽管不是自己花钱,他也觉得没必要。而是选择了一个普通的小旅店住下。甚至他十分享受跟那些小商贩,讨价还价。

1934年,拥有博士学位的戴维斯夫妇,回到纽约,这就面临重新找工作的问题,但是在纽约,找工作好像更难,拥有博士学位的戴维斯也不得不求大舅哥比尔帮忙,此时比尔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投资公司,而他给戴维斯介绍的工作,是去东京的一家广告人杂志做编辑。结果非常倒霉,正当他们准备去履职的时候,日本发生了大地震,广告人杂志的办公室付之一炬。所以他们只能继续在纽约,成为待业青年。在此期间,他们只能写点文章糊口。

美国的30年代,是一个悲剧的时代,所有人都很难找到工作,生产销售下降,生活水平下降,整个社会陷入严重的通缩。经济严重下滑。甚至老百姓穷的已经不敢生孩子了,那么此时股市的状况又怎么样呢?戴维斯又是怎么进入投资这个行当的,咱们明天接着讲。